越战最经典士兵照:这个年轻美国兵后来怎样?钢盔上的字一语成谶

越战最经典士兵照:这个年轻美国兵后来怎样?钢盔上的字一语成谶
原标题:越战最经典战士照:这个年青美国兵后来怎样?钢盔上的字一语成谶 文/快哉风 每一张经典相片的背面,都有一个难忘的故事。今日,风哥来说一张越战的经典相片。 1965年6月18日,越南南部的保荣市简易机场,美联社摄影记者霍斯特·法阿斯随机拍照了第173空降旅大队的美军战士,这是最著名的一张。 图:越战最著名战士照 相片上的战士年青帅气,一双亮堂的眼睛与其他战士的暗淡无神构成鲜明对比。虽然他在战火中尘埃满面,但仍然在浅笑,就像在拍高中年鉴相片相同。更抢眼的是,他钢盔上的涂鸦:战役便是阴间(WAR IS HELL)。 美国大兵自带涂鸦特点,无论是臂膀、钢盔仍是炮弹、坦克、飞机上,经常用恣肆的涂鸦来表达对战役的感触。当然,一般都是“负能量”的感觉。 图:美国大兵的涂鸦秀 这个战士的涂鸦,来自南北战役中北军将领谢尔曼的讲演名言:“您不知道战役的可怕。我阅历了两次战役,我知道。我见过灰烬中的城市和房子,我看到不计其数的人躺在地上,他们濒死的面孔昂首仰视天空。我告知你,战役是阴间!” 图:后期上色照 这张相片宣布后,敏捷传遍美国,成为越战最感动人心的标志性相片之一。可是,几十年以来,这个战士的身份是个谜。 直到45年后的2010年,一个叫芙兰的女人才向媒体揭露,相片中的战士是她已故的老公拉里·韦恩·查芬(Larry Wayne Chaffin)。查芬出生于圣路易斯市,17岁高中毕业后和她结了婚,1965年5月进入越南执役,这张相片中的查芬只要19岁。 图:战前的查芬 芙兰回想道,当她在机场接到退伍回国的查芬时,他臂膀上夹着一本刊登这张相片的《星条旗》杂志,恶作剧地告知她:“这张相片会让我变得很赋有。” 图:越战归来后的查芬与妻子 可是,查芬没有变得赋有。不但如此,他的健康状况很糟糕,很早就得了糖尿病,39岁就死于并发症,留下了妻子和三个孩子。 年青力壮的查芬,为何早早病死?其原因,在美国现已臭名远扬:橙剂后遗症。 图:橙剂,因为橙色储存罐而得名 越战期间,美军为了损坏北越战士的荫蔽,在超越450万英亩的丛林地带很多喷洒落叶剂,俗称橙剂。这种落叶剂威力强壮,能让树木死翘翘,但含有毒性很强的二恶英成分,对人体损害极大。 图:越战中的美军直升机喷洒橙剂 战后,越南呈现很多的畸形儿和痴人儿,美国的越战老兵们也好不到哪去,心脏病、糖尿病、癌症的发病率远远高于正常人。因为“橙剂后遗症”和战役伤口后遗症,美国还发明了一个耸人听闻的纪录:越战老兵的自杀人数到达6万人,乃至超越了战死的人数5万8千人。 越南战役是美国历史上最绵长的战役,耗资巨大而以失利告终,给两国人民形成巨大的精神伤口。对美国战士而言,则是一场不知道为什么而战的战役。 图:查芬严寒的石碑 查芬,这个年青的美国大兵,用他的惨死,证明了他写在钢盔上的那行字多么正确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